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fanwendaquan.com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美文 > 短篇美文 > 正文

古宅幽灵

作者:网络混混 来源:范文大全收集 时间:2016-12-28 阅读:55

这是三十年前的事了,如今想来仍记忆犹新,惊触心魄……

我叫宇豪,家住一个无名小村,因无意读书,就早早辍了学,十七岁那年,我随同村的的几个年纪相仿的男孩,同建筑工吴老板到离家有几十公里的一个小村庄打工,那时代,交通不便,我们都各自骑着,第二天早上才回。这天晚上收工很晚,我无聊,又初来乍到,看这个陌生地方的一切都是那么新鲜,于是自己便逛了会儿,才回到石炮楼。当时,大概有十点多。

炮楼位于这个村子的村口,楼位东,大门朝南,四面有围墙。进去大门,便看见前方一堵围墙已坍塌,形成了一个平台,院子里还有几棵需要四五个人才能合抱的古树,枝叶茂盛。有一棵枝干粗大,刚好延伸到那堵坍塌的围墙上方,我想要是在那里歇息,一定凉爽极了,可是与工友约好要到二楼去……

闷热的夏,寂静的夜,已深,只听见几只蝉鸣声,或许是我的脚步声,惊动了树上栖息的几只老鸦,只听“呀呀呀……”叫了几声,从我头顶掠过。“该死的老鸦,呸!真晦气。”我厌恶骂了声。听老人说,有乌鸦的地方就会有不好的事发生。我只当自己年轻气盛,天不怕,地不怕,继续往里走。来到一楼,屋里漆黑一片,没有窗户,都是死墙,只有前后门,借着前后门透过来的一点月光,看见屋子周围散置着一些古色古香的花鸟鱼虫之类的木雕,青砖砌墙,土烧地砖。阴森的屋子里,不知怎地,觉得怪怪的,空气里弥漫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味道,感觉背后阴凉阴凉,我不由得打个冷战:“啊嚏!”我打了个喷嚏揉了揉鼻子,难道这是要感冒的节奏?“谁!谁!”我大声喝道。感觉有一只手搭在我肩上,冰凉,冰凉。我连忙回头看,什么也没有。难道是自己的心理在作祟?还是工地上的那些损友故意在耍我?“出来?是你们吗?”空荡的房间,回应自己的只有自己的回音。胆大的我并没有多想,硬着头皮来到东墙角,只能容下一人而过的一木质楼梯下。空荡的屋子,异常寂静,静的可怕,静的只听见自己的呼吸声,还有自己“嗒嗒嗒……”的登楼梯声。不对,我后面有重复的脚步声,一定还有别人,我扭头一看,一个黑影一闪而逝,我眨眨眼,用手使劲揉了揉,许是出现幻觉?自己眼花了吧。来到二楼,前墙留有许许多多枪眼状的窟窿,后墙有几扇不大的窗户,微弱的月光从此投射过来。“咦?他们呢?说好的,怎麽不见人?这些没情义的家伙,真不讲信用。”也好,难得清净,我自己享受这期盼已久的凉爽,“呼”我深深吸了口气,好凉快,好爽。没有细想的我,嘿嘿一笑,刚才的一切的情景全忘光。忽然想起院子里那堵坍塌的墙形成的平台上,大树底下好乘凉,不如到那里去睡,岂不是更爽。我拿起早先在二楼备好的席被,下了楼……

夜半三更,我迷迷糊糊,是梦非梦,我看到了几个当兵的,骨瘦如柴,浑身是血,有一个没有了左臂,断臂下露出鲜红的模糊的臂肉。有一个一只眼睛看不见眼珠,顺着往下半个脸都是血,模糊不清。有一个内脏肠子露在肚外,诡异的笑笑,用他那双满是血的手,使劲扒开肚子伤口,“呲呲……”发出异常刺耳的声音。哗啦一声肠子内脏掉了一地,“哇……”我看着就想吐,却又吐不出来。他又僵直的弯下腰,抓起内脏,重新塞回去。我惊得一身冷汗,想醒又醒不过来,想喊又喊不出声,动单不得,就像老人说的鬼压床。“谁来救救我,谁来救救我……”我在心里默喊。只见他们用僵硬的躯体跳到上古树。他们在这几棵古树上,来回跳动嬉戏玩耍。

“你过来……”“你,过来,嘿嘿……”一个粗哑深沉的声音对另一个粗哑深沉的生音說。

忽起大风,大风使劲摇撼着古树,茂盛的枝叶猛烈着摇晃着。混混沌沌的我突然清醒,欲要起身逃去,却只见离平台不远的一棵树上,有一个突然掉下来,刚好落在我面前,满面鲜血,血肉模糊,“嘿嘿……”用他那粗哑的声音冲我笑了笑,露出满嘴龅牙,“妈呀!”他竟然,竟然没有双腿,我喊叫着,连滚带爬,朝大门跑去……

相关标签: 杂文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