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fanwendaquan.com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美文 > 散文随笔 > 正文

浮生若茶(抒情散文)

作者:网络混混 来源:范文大全收集 时间:2016-12-10 阅读:23

一、桑娇维塞

周末的夜晚,百无聊赖。忽然间有种想喝一杯的冲动。打开酒柜,记起医生不让喝白酒,便随手拿出一瓶红酒,仔细看商标,竟然是一瓶桑娇维塞。想起这瓶酒还是前年十一月在沙特的吉达机场,领事馆的朋友送行时偷偷塞给我的,因为在沙特,喝酒是禁止的,他让我带回家慢慢品尝。

平生不喝红酒。认为那是女人的专利。可今晚终究没有扛得住眼前这瓶桑娇维塞紫红色的魅惑。打开电脑,找到了那首桑塔露琪亚,然后,找到一只跟帕瓦罗蒂一样胖乎乎的酒杯。盛满,想象中着一款紫红色的燕尾服,随着高亢优雅的男高音缓缓端起,顷刻,桑娇维塞醉人的幽香便弥漫开来,杯中紫红色的浪漫唤醒了心中一缕隐匿的情怀。沉浸在那晶莹的琼波里,痴痴地醉了。

再举杯,看着那紫红的妩媚,任时光翩翩而逝,任思绪潺潺驿动。昨天刚下的一场雪,满目料峭,冰晶如玉。窗外的夜幕不再黑,夜风吹过,雪花,正开得娇艳。洁白的月光,徘徊在无垠的天际,轻吟着思念的歌。恍惚间,透明的杯子里,有你倩倩的影。温柔的眼,在紫红的晕里静静地凝视着我,眼底蓄满了晶莹……那是你的眼泪么?一滴滴,于杯沿徐徐而坠,串成一缕绝美的柔情。

独守这样一个静谧的夜晚,记忆的闸门悄然开启。拥着醇暖的酒香,一缕缱绻隐隐袭来,由缠绵而跌宕,在淳淳的氤氲里缠绕成结。生活就是这样,总有一些人,一些故事,让人无法遗忘。而今夜,我只好让那些恒久的思念,浸泡在酒香里寂寞地溶解,醉我,成一款忧伤的景。而那紫红色的诱惑,则将我心中久违了的不羁轻轻搅醒,让我在漫漫红尘旅驿中,依旧潇洒如风。

打开窗,任清澈的风吹散些许的醉意。拿起心爱的红吉他,为透明的酒杯里你那倩倩的美丽,弹奏一曲悠长的情歌,一任所有的爱恨情仇,在跳动的音符间翩翩起舞。醉意阑珊,踉跄着跌入你的温柔里,穿过淡淡的酒香劫掠你的芳菲。星星们的眼睛一闪一闪的,惊诧于此刻人间无限的风情。

人们都说,白酒是用来饮的,红酒是用来品的。浅啜几杯桑娇维塞,果然风情万种。那浅浅的酸,彷如相思过后的惆怅,楚楚动人;那淡淡的甜,彷如你的柔情蜜意,缠缠绵绵;那幽幽的涩,彷如我此时的寂寞,凄迷悠长;最是那醇醇的香,恰如今晚紫红色的浪漫,魂牵梦萦。

杯里酒痕笺上诗。不知什么时候,灯光早已被夺窗而入的日光吞没。又是一个不眠之夜。世界,好静。落在杯里的已经不再是酒,而是满满的心事。那些模糊的片段此刻渐次的变成诗里的平仄,那些过往,那些感觉,便纷至沓来。前生那五百次不经意的回眸,注定你我今生只会有一次擦肩而过,那转瞬即逝的邂逅,终不能演绎成最真实的故事。

轻轻的,将你满是诱惑的名字放在枕边,好让自己在今晚来临时,枕着你的芳香,安然入眠。不知道你的前生,做了谁的情人?缘何今生你寻觅的那个名字,偏偏不是我的?窗沿的积雪开始溶化,看着玻璃上那个模糊的影子,我不知道那徐徐滑落的,哪一行是溶化的雪水,哪一行,是我洒落的泪……

红酒一杯,人生百味。品一杯红酒的过程,或许就是一场人生的履历。我要的不多,我已尝遍了人生的苦涩和酸楚,此刻,只想在那薄醉微醺里,许我一生畅想的旷野。我要融入这紫红色的漩涡,随那透明的晶莹,披一身经典的寂寞,徜徉于无垠的浪漫,醉成来生不悔的诺!

酒瓶空了。当酒香渐渐消散,我看到窗外的天,格外的蓝。一朵白云飘来,朝向旭日的那一面,嫣然酡红,恰如你当初的容颜。我想,一定是桑娇维塞的余香飘上了云霄,晨曦,醉了。

平生不喝红酒。认为那是女人的专利。就这一次,一生就这一回,只为那紫红色的浪漫,只为那抹灿烂的晨曦,只为酒杯里,你那倩倩的美……

二、麦斯威尔

又是傍晚。独自一人,悠闲地坐在藤椅里,一杯奶咖,一支烟,合着一曲抒情的音乐,闭上眼,宁谧地想些心事。戴上耳机,所有的凡尘喧嚣便烟消云散。透过窗外爬墙藤的叶际,柔曼的晚霞慵懒地散落窗帘,听着邓丽君的《美酒加咖啡》,回忆走过的红尘旅驿,思绪悠然。象微风拂面,从眉间婉然吹过,象流年荏苒,由脑海深处,踯躅而来。

轻轻地品着麦斯威尔的浓香,不由得,就神迷心乱。打开日记,想用浸满墨香的笔,写写窗外的雪花,写写此时的孤寂和落寞,只想把思绪都赋予文字,然后,让一切随了麦斯威尔的余香,飘散。却不知道,在麦斯威尔独一无二的回味里,藏着她的一颦一笑。

很久很久以前,就习惯了麦斯威尔的味道。每当那凄清的苦、迷离的涩忧郁地在心中跌荡,便可以清晰的听到岁月在耳边穿梭的足音,一些尘封的回忆,一些久远的缱绻,便都于脑际纷至沓来。而此时的我,便如窗外摇曳的雪花,随了寂寞的风,来回地在围城的上空胡乱飞舞,继而,于苍白的大地,沉落。

所有的字词都已无法成阕。唯有在这样的傍晚,我才会静静的坐在阳台上,对着面前的一杯麦斯威尔,任由思绪透过玻璃窗,自由驰骋。那浓郁典雅的芳香,猝不及防便抓牢了那段久远的追忆。隔了时空,那段娓娓的话语犹在耳边清晰如昨:“咖啡,苦中有甜,涩中含香,集了生活之百味。能让男人变得温柔,女人变得优雅,更能让人的情感变得有滋有味”,余音绕梁,随了春风北去,随了秋雁南飞。唯独说话的人儿,何时已成了笔下驿动的灵感,成了诗笺上永恒的浪漫。红尘漫漫,逝者如斯。时间的长河里,只剩我,独揽世间所有的寂寞,于无边的忧伤里,啜饮一缕卓绝的愁情。

于咖啡,初时并不以为然,觉得它与自己无关。只是惑于它在影视里每每的洋韵。或许在很多国人的意识里,麦斯威尔与桑娇维塞一样,带着浓厚的西洋气息,带着与生俱来的浮华与时尚,美酒加咖啡,一直就是富绅权賈衣鬓香贵们醉生梦死的玩意儿,于我,却只是一杯清水掺入不同的混合物搅拌起来的饮料。真正沉迷于咖啡,却只因了她。

第一次跟她共饮咖啡,还是十几年前在东京的metropolitan(大都会)酒店。跟着她走进咖啡屋,她为我点了麦斯威尔,苦涩之中带着软缎一样轻暖的香滑,让我想起瑶池边拂面而来的松风。方才领悟,咖啡也有各种风格,只因了心情,便有不同的感觉。她曾笑着说卡布奇诺只是少女情窦初开的泡沫,而她最喜的是麦斯威尔的淳厚,有酒的烈和醇,再加入些许鲜浓嫩滑的奶香,便渐入佳境,欲飘欲仙,仿佛收获了人生所有的甜蜜。若是搅拌的时候,再许下最温存的柔情,更会成舍我其谁的浪漫。只寥寥几句,便从此让我与麦斯威尔结下不了的情缘,每每饮起,便醉意洇生。

一直认为,会煮咖啡的女子,一定是温柔贤淑的。最后一次见junko(纯子)女士,这种认知通过了验证。那是在九州宫崎县她独居的家里。第二天我就要随团返回东京了,她邀我看看她的家。在独特的日式小木桌上,放着一套精致的咖啡具,她指给我看壁柜里琳琅满目的咖啡豆。第一次进入一位日本女子的家,坐在舒服的榻榻米上,看着她穿着和服,微笑着煮咖啡的样子,我不禁感动于她那绝世的美,那是一种超凡脱俗的美,一种神圣不可轻犯的美,一种令人不忍触碰的美。顷刻,自心底涌起一股惊诧成悸的感觉。当那天然的清香于咖啡壶悄然游离溢满四周的时候,满室的浓香便渐次地浸透灵魂。而那个温柔贤淑的倩影,就这样刻骨铭心地成为一生永远的疼。

窗外,有风。一时间仿佛整个世界都沉睡了,静的好温馨。麦斯威尔闪着晶莹的瞳孔,怯怯地看着我。一缕细细的热气,弯弯曲曲地由杯口伸向我的鼻尖,涩涩的苦,于是我明白,什么叫寂寞如烟。此时手中握着的已不再是麦斯威尔,而是那段异国他乡的往事。疼,悄然地漫向心尖。雪花开得还是那么娇艳,不肯谢去。晚霞肆意地穿过我的寂寞,引来又一个不眠的长夜……

三、碧螺春

品过酒的浪漫和咖啡的寂寞,只淡淡一笑。此刻,就想让疲惫的心情平静下来。于是,怀念起茶的静澈。试着让所有的心事,都清静淡然,彷如一片碧螺春,轻飘飘的在茶杯里飘浮荡漾,清香怡然,那些厚重的浪漫和苦涩的寂寞,便随了碧螺春的芬芳飘摇着悄然离去。这时,终于懂了。不只是桑娇维塞,麦斯威尔,也包括碧螺春。放下杯盏拿起笔,其实只因了一种情绪,或是缱绻。当跳出红尘的篱笆,回眸一瞥,一切一切,终归淡如茶。

最终,发现自己还是更钟情于茶。端着清香四溢的碧螺春,恼人的思绪又再次蠢蠢欲动。遥想着这茶与水,许是因了千万世的倾心相视,才彼此相融,从此便生生相伴,世世相随,永不分离。亲,万丈红尘里,我愿意是水,清澈碧透的水,而你,愿意是茶么,愿意在我的世界里翩翩起舞么?

昨日清风送雪花,酒醒遥夜一瓯茶。今夜,白雪皑皑,羌笛吹寒。边城迎来又一个北国风光的季候。回想当初,也是这样冰清玉洁的景致,成全了我们注定的初识。此刻,我只想用一个西北汉子炽热的温柔,泡上一杯碧螺春,然后,打开琴盒,仔细地弹奏那段始终也弄不清从哪里开始的,久远的往事。

多年前,曾为你写过一首“醇酒香茗寄相思”,此刻,茶又在唇边,飘着一样的清香。杯中的香茗,随琴音轻轻晃动,清浅的芬芳,拂面而来,撩拨着旧时情愫,萦绕处,令人如堕梦乡,温情满怀。回首,你的倩影依然在那笺诗文里,凝视着抒情的墨香,只低眉一瞥,便让瞬间成为了永恒,裙裾飘摇,一颦一笑,惺惺垂怜。象雪花晶莹,沁人心扉;象秋月阑珊,醉曵阡陌。站在流年的辙痕,回味最初的情节。琴音柔美,奏婉一阕红尘最深处的歌谣。

躲在你温暖的文字里,驱赶初冬的轻寒。然后,听你说回忆,回忆那千年的情韵,说得漫天的雪花也入你诗里,我在雪花间挥剑曼舞,你笑了,笑得你的身后一树梨花嫣然开放,长发飘处,挟来幽香一缕,醉了寒夜,醉了我手中枭曵的剑魂。乘着风花,读着雪月。慨叹,一杯香茗,只开水漫过茶叶的过程,如何就招惹了许多魂牵梦萦的眷念。

茶韵斑斓。情思阑珊。这个冬天,在飞雪里溶化了,洁白如云,我醉在了这片静谧的纯净里,已经分不清是茶香还是水甜,醉眼朦胧。恍惚看到,微醺的纯白,在雪松上含羞掩脸。听见你轻轻地呢喃,说着冬天的故事,那些感动,渐次飞上云端,惊了几片落伍的雪花。我在听,我听到颖雯的茶香,守在杯沿,呤着几许忧伤。有平仄在心中成阕,只是不知道,该用什么样的韵,来编排那些感触,那些沉湎于心中久远的缱绻。

静默。听着雪花坠落的声音,心海如澜。携一腔噙满水月的温柔,陪你写诗,陪你理清红尘的繁杂,陪你细悟浮生真谛。摊开洁白的笺,写上人生的题记。有什么声音,在年轮的齿间诉说着逝者如斯。隔了大漠孤烟,隔了东海渔歌,不知道,我的秋意轻零,是否可以隔了千里迢迢,去问候你的春暖花开?风过了无痕,千枚雪花,凌空绽放。茶香渐淡。

淡忘。看着静怡如兰的红尘。天涯何处寻,飞雪总关情。碧螺春终于沉到了杯底。我的心,也沉静下来。氲氤霜雾。眼前,掠过沧海桑田。其实,我和你,是红尘的辙间本不相邻的齿痕,一不小心,跨越过那些不大清晰的印记,落于凡尘的故事里,苦撑。握着韶华,握着风霜,我不知道,什么时候,我会老去,就像大漠的胡杨,老成经年的传说。

放弃。终于舍得,在这样清凉纯净的夜里,把闲愁打包,抛落于杯底碧螺春的叶际,随轻暖的茶香,将缱绻折叠成词。捡起那些失韵的平仄,与往事一并深埋。没有人,可以留住时间。驾着诗歌的扁舟,终也追不上尘缘的征帆。相遇,原本就是别离的起点。茶凉时,香散了,世事犹似。一声别离,不说再见,只在握别后,平静地记下:红尘滚滚,浮生若茶。

相关标签: 抒情散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