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阅读美文·分享心情·感悟人生·www.fanwendaquan.com】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美文 > 情感故事 > 正文

一段回忆:辫子

作者:网络混混 来源:范文大全收集 时间:2016-07-23 阅读:47

是谁解开那麻花辫?是谁违背了诺言?谁让不经世的脸,转眼沧桑的容颜?

-----------题记

(一)

草木突然想起了一个人,样子好像都记不清了,很模糊,像那年春天的雨。

雨下的并不大,草木推着自行车准备回家吃午饭时,慧叫住了他,

“我把伞借给你吧?”

“我不要,这雨这么小,不要紧。”

“拿着!”

“我不要!”

慧转身走了,草木跨上自行车,准备和伙伴们一起奔回去……。

“伞放你车上了。”

草木看了下车后座,果然是一把伞,粉红色的。他就把头仰起来,看到慧的辫子一晃一晃的,消失在拐角。他不知道伞是慧下课后跑到宿舍拿给他的,他也不知道,慧转身走的时候,眼睛红红的,抽泣的声音比雨抚摸树叶的呻吟还细。

草木做了一个梦,梦到自己又回到了学校,数学老师全志瞪着眼还在讲台说着什么,手时不时在黑板上划上两笔。草木坐在慧的后面的左边。还没下课,慧就站起身来对草木说:

“我要走了。”

老师还在上着课,同学们都在听讲哩。只有做梦的草木听到了这细细的声音。梦中的草木还在认认真真的听讲呢,他觉得全志老师的眉毛好浓,怎么也化不开,他想起了剪头发用的稀剪,他想到了全志老师眉毛只剩两根即左右各一根的样子,他便笑了。笑着笑着便控制不住自己了。

“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哈……。”

做梦的草木哭了。因为他看到慧已经下了楼梯,走出了校门,还是那个胖胖的校警为她开的门。慧在那条小路上越走越远,拐过了那条小桥,辫子一甩一甩的。做梦的草木感觉自己被捆在寝室的床上,不能动弹。眼睁睁的看着慧消失了。教室里上课还在继续,草木还在笑,笑的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(二)

草木想起了有一天的下午,在去学校的那条小路上,他走在慧的后面,他不知道为什么她会在他的前面,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在她的后面。像是两个泥娃娃被捏好了之后,被排成了这样。草木发现慧的辫子没有动,顺从的贴在衣服上。他突然闻到了洗发水的香味,这香味像是路边弯弯的小河流水,又像是春风吹动揉进了阳光的树叶发出的唦唦声。很甜。他惊奇的发现刚洗完头发的女孩子很美。他甚至觉得在他以前的印象中就没有女孩。今天,他醒了。春天来了,他嗅到了芬芳。

草木看到慧淡绿的衬衣上的水痕,那是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,抿着嘴害羞的笑。

“慧,你什么时候走在我前面的?我怎么都不知道?我记得刚刚我前面没人呐。”

“我…不知道。”

“你吃晚饭了吗?这么早到学校做什么?”

“吃了呀,早点来做作业,那么多。再说又快要考试了啊。”

“我帮你做吧,我作业都做完了。”

“我不要你做。”

草木又想起了某一天的下午。放学之后,有的同学出去吃东西了,有的同学还在教室里做作业。做作业的人里面,有草木,也有慧。慧坐在草木的后面的左边。中间隔着一条走廊,走廊不宽,最多可以让两个人侧着身过去。这时走廊上没有人。草木忍着饿把最后的一点作业飞快地做完,边收拾书本边想着去学校大门边上去吃炒面。他看着自己的手,就想到了老板娘的那双手,那并不是一双诱人的手,手已经熬过了三四十个冬天,说不上白,谈不出美,却熬出了诱人的手艺,她用锅铲在装油的铁罐里剜出一铲油,狠狠地向烧的冒烟的小铁锅的边沿一洒,油便冒着泡贴着锅有条不紊地向锅底聚过去,汇成一个小圆,还没成大气候,老板娘抓起一团面“啪”的扔到油锅里,锅里像老鼠聚会一样吱吱地乱叫起来。老板娘用锅铲把纠结在一起的面快速的分开,让它们受尽皮肉之苦。这时什么盐啊,味精,鸡精,胡椒,酱油,辣萝卜丝,葱花,都往锅里填,匀匀,添点醋。啊呀,闻一闻,香啊!吃一口,那个润呀!

相关标签: 口述故事 回忆 老师 当时